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小龙女的爱虐地狱
小龙女的爱虐地狱
 第19章-

-  “那些卵被你排出来后就会孵化成很小的兽,它们的触手还很小很短,还不能你!你是不是很失望?是不是很希望它们出生就变成巨大的触手怪,然后你,你可以和它们伦?哈哈!被我说中了?你为什么动的了?哼哼!不过别失望,那些触手会吃你的汁,它们长的很快,而且,它们会合并成一只巨大的兽,当他你的时候就会取你的生命力量,然后迅速长大!到时候,你的体会变成老太太一般干瘪,然后你的烂会被那些触手当成食物吃掉!哈哈!被自己的孩子而伦,再被自己的孩子吃掉,你真是无,竟然想着这些就了!不过,最后你会变成一堆兽的粪便哦!你的杨过还会要你么?哈哈!”李莫愁的话语传进了正在等待着剧烈排卵的小龙的耳中。让小龙的体产生了巨大的反应,原本小龙以为自己会恶心,会恐惧,会愤怒,会辱,甚至会后悔。但是,她没有,那些话语传进小龙的耳朵之后,她的小开始拼命的分泌水,子开始剧烈的收缩着,道也产生了强大的痉挛。这种现象都告诉了小龙一个事实,当她听到这样的话语的时候,当那些画面出现在自己的脑海的时候,她达到了前所未有的。
--
(我真是荡啊!龙儿太荡了!竟然想和那么丑陋的东西做,想让它们自己!呜呜呜!龙儿生出了那么丑陋的儿子,还想和他伦!啊!龙儿是怎么了?龙儿会被吃掉么?会被它们成人干?啊!我会被它们吃进肚子,天哪!
-
-  被自己的孩子吃掉,还被它们排出来,成为了一团粪便!呜呜!好恶心啊!好刺!天哪!过儿怎么办?过儿还会要我么?一定不会!一定不会的!过儿!过儿!你不要龙儿了!我怎么办?我怎么办?我要变成一坨粪便待在这里么?啊!-
-
怎么了?怎么了?我又了!啊!好强烈!像是要死掉一样啊!好剧烈啊!-
-
我…龙儿…啊!)-
-
小龙的哼声化成了一声亢的叫声,叫声中充了她对之时快的抒发。-
-
“哼!真是荡,竟然叫的这么!活该你变成一只畜!”李莫愁厌恶的说道。-
-
这个时候,小龙所有的突然大了数倍。两个本来眼难辨的,一下子涨开了,两只鹅蛋大小的卵分别从两个中被挤了出来。而刚刚排出去的迅速的回复了最初的状态,秀美、娇、白、连头和晕都是最人的粉红。
--
在两只卵从小龙的排而出之后,小龙的嘴也长开了,觉她长着的嘴要被撕裂一般,甚至上下颌都要裂开了,从她的胃部开始不断向上涌出卵来,而那些卵排着队迫者小龙的食道、腔。小龙的部的的,脖子也扬起,之后脖子被不正常的顶了很多,觉一只蛋马上就要从小龙的喉咙中挤出来。
-
-  “噗噗…噗噗噗!”-

-  连续五声之后,小龙的嘴终于合拢了,白光闪动后,小龙本来有些扭曲的脸孔,再一次变成了慑人的美颜,原本有些古怪的嘴也重新变成了如花瓣般娇的样子,明眸皓齿下是一个足以惑天下的绝世美。-
-
只是这样的美好没有持续几秒钟,小龙一声凄惨的叫声划破了周围的宁静。
--
原来一个卵从小龙的道之中薄而出,而随后又有两只卵也随之从小龙只容半指细的道中挤了出来,小龙本来可粉的道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的污秽不堪,不但如此整个道似乎都翻了出来。-
-
这一次,白光没有闪动,因为随之而来是更大的震动,那七八只孵化在小龙子中的卵也一起往小龙的道挤。如果它们排队一只一只出来,小龙并不会觉困难也不会觉痛苦,但是它们一起挤,小龙的花径一下子就被它们搞的崩坏了。那处本来是天下男人心向往之的,已经彻底的翻了出来,的媚无力的挂在小龙的体上,整个道都翻了出来,那些道上的凸起都暴在空气之中,而道的尽头,本来如同小球一般的颈口已经被磨掉了,而举目望去能清晰的看到小龙沾着粪便的子,甚至上面细微的搐,不断落的粪泥都清晰可见。
-
-  还是没有等待白光闪动,小龙已经痛苦的撅起了,就如同一个等待男人从后面的妓一般,小龙将抬得的,本能的扩张着自己的后庭。-

-  而一阵涌动之后,小龙觉自己的肠道似乎都要裂开了。
--
“啊!要出来了!太多了!太多了!会坏掉的!呜呜呜!你们不要一起来,会把妈妈废掉的!啊!”小龙一声惨叫之后“噗噗…噗噗噗!”十几枚兽卵如同机枪出的子弹一般,连续不断的从小龙的后庭处了出来!-

-  当十几枚卵终于全部释放完毕之后,小龙美丽的双眼变的无神起来,如果不是那微弱的呼和不断起伏的部,别人一定会认为小龙已经成为了一具艳尸。这一次,拂尘再次动了,它们分裂无数尘须,纷纷包裹起小龙再次成为一个巨茧,而小龙也如上一次那般从巨茧中破茧而出。
--
这一次,小龙的体变的更加完美,挑的体,肤若白雪,如瀑的黑长发安静的躺在小龙的背上,修长的双腿似支撑着美艳的体,唯一的变化是那本来秀美、翘的双变的十分巨大,而即便大如篮球的双仍然不见丝毫下坠。而上面的头显然已经开始分泌淡淡的白的汁了!-

-  那些落在周围的白的兽卵似乎是受到了小龙汁的味道,不停的动起来。-
-
“咔咔…咔咔!”-

-  三十余只兽卵纷纷裂开,眼看着一个个就要破卵而出了。
-
-  “啊!这是…这是…”
--
小龙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她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
一粒粒兽卵虽然只是刚刚孵化,大小如同鹅蛋一般,但是卵壳破开的地方已经有一或是红或是紫亦或是蓝黑的触手伸了出来。不再是已经被炼化的法器拂尘般的样子,而是最原始的样子,一个个就是西方魔界中兽——触手怪的样子。-
-
不过,现在这些触手怪都很小,即便破卵而出,大小也不过是一直海葵般的大小,而且还是小海葵那样的。小龙的双眼看着他们上正在摆动的触手,不禁有些痴了。
--
(这就是我的孩子么?它们会…会我,和我伦么?然后吃掉我,把我变成兽的粪便?啊!它们…它们好小啊!)小龙这么想着,不禁伸手开始起自己的蒂来了。
-
-  “看来你的药真是厉害,已经让我的师妹变成另一个人了!哈哈!”李莫愁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随后她对小龙说道:“你的孩子们还小,现在还不能你。你可以像母猪一样趴在地上,然后让它们食你的汁,它们就能很快长大,很快你了。”“啊!是…是这样啊!”小龙这才恍然的明白了。她有些脸红的跪了下来,然后真的像母猪一样开始四肢着地,让自己两只巨大的房如同吊钟一样除下来,那些小小的兽马上如同进食的蚂蚁一样围了过来。每个兽都伸出一只触手,一下子就粘在了小龙的头和晕之上。
--
“啊!你们…你们力气好大!啊!力好大!啊!汁…汁被出去了!”小龙觉自己的如同和晕之上被自己的孩子强力的取着汁。她的体开始颤抖,神开始恍惚,她有点不知所措了,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她似乎又产生了大量的快。-

-  “想不到,你的孩子一出生就能产生大量的药注给它们的母亲!”李莫愁笑着说道。
-
-  没有人回答她,但是显然她已经知道了虚无处的回答。-
-
“原来是这样,大量的药注进去,自己的母亲就渴望被了,几十只幼兽可以组成一只巨大的兽,然后自己的母亲,然后再进食!哈哈!厉害呀!厉害!真不明白,你们这么厉害怎么被仙人捉住的!你们不是号称自己的药没有克制之法么?”李莫愁最后揶揄地说着。-
-
拂尘也不甘心,本来几十只兽在一起活的有声有,但是没有想到兽的名头闯下之后,竟然引来了远在东方的煞星。自己几十个兄弟抱团在一起,竟然被人家一个人就给打包了。最后还扔进炉子烧啊烧的成了这个样子。不过,好在能繁殖,只要不做出格的事情,应该可以继续繁育下去。-
-
由于小龙汁的关系,一个又一个兽变成了篮球般大小的体。它们已经不再需要小龙的汁了,而是开始寻求配,最原始的繁殖望使得它们不断用触手去抚小龙的体,而不是恋小龙的汁。
-
-  这个时候被榨取之后,小龙的房再次恢复成最开始的秀美的摸样。
-
-  可是,即便知道自己的孩子已经不在取她的汁了,她还是如同一只母猪一般,安静的的跪趴在地上,因为它的孩子们开始用触手袭击她体的每个部位,无论是的还是不的。
--
李莫愁看着那些篮球大小的触手怪们不断的攀附上小龙的体,不断用自己的触手去抚小龙的体,便对自己臂弯中的拂尘说道:“这些小家伙什么时候融合?”拂尘散发着闪动着的白光,回答着自己的主人。
--
“原来你们的传承竟然有这样的含义。哈哈!给自己的孩子留一个母体,让它们知道弱小时的它们不能做任何事,只能去融合成一个大型的触手怪,才能发自的望,才能继续繁殖下去。呵呵!真是一个好办法!但是,可怜我的师妹了,刚刚生育完自己的孩子,还喂给它们,它们却要团结到一起去自己的生母了!”李莫愁的话音刚落,小龙就发出一声声荡的叫声。-

-  原来,那些小型的触手怪,虽然个子不大,但是已经很会挑逗体了。那些爬到小龙上的触手怪,竟然纷纷伸着不,但格外长的触手去侵犯小龙的后庭和,哪怕是那些在小龙腿边的小触手怪们,也不光抚小龙的蒂,勾着小龙的美腿,它们有的甚至将自己的触手入到小龙的道之中。-
-
“啊!你们?你们…怎么一起进来了?啊!太多了!太多了!一个个来…一个个来!啊!妈妈不会拒绝你们的!呜呜呜!别这样,唔…”小龙还在说着话,几只纤细的触手就纷纷入小龙的嘴中。这些触手有的挑逗着小龙的舌头,有的则在小龙的小嘴里不断着。
-
-  终于,这些触手怪也许看到了自己个头太小完全不足以玩自己的母亲,它们纷纷离开小龙的体,然后各自收拢触手。一个变成了规则的圆形,然后不断的团聚到一起,不断融合!
--
小龙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太多的事情超乎了她的想象,她亲眼看到了自己的孩子们,不断的变软,不断的融合最后成了一个达三米多,宽厚也都超过两米左右的巨型怪物。
-
-  “这就是你们魔界中的史莱姆形态?真是恶心的东西!”李莫愁的话音一落,那个史莱姆形态的兽,突然在体中伸展出大量的触手。
-
-  每只触手细都有婴儿手臂或是小腿的细。-

-  小龙看着陡然变大的兽,看着从它体中不断伸出的红、紫、黑的触手,不紧有些痴了。-

-  (要来了!要来了!这就是你们爸爸本来应该有的样子吧!啊!好恐怖!好恶心!啊!你们要来侵犯妈妈了?来吧!妈妈让你们玩个痛快!来龙儿吧!)兽没有让自己的母亲就等,大量的触手迅速的分工!它们有的住了小龙的手臂,有的住了小龙的脚踝,有的住了小龙的大腿,甚至有的住了小龙的小。
--
(啊!真的和它们的爸爸一样…呜呜呜!一样,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妈妈抓住了!真厉害。)小龙没有反抗,也无从反抗!她睁着眼睛看着捆绑住自己的触手不断的收紧,上面的不规则的凸起和不间断的动让小龙知道它们的能力可能比那只拂尘还要厉害!
--
触手怪并没有因为小龙的不反抗,就对她怜香惜玉,触手怪分离出的大量触手在空中示威一样的舞动着。紧接着一只触手率先发难,这是一只红的触手,它这个时候如同鞭子一样向了小龙的美之上。-
-
“啪!”
-
-  的一声,小龙美丽的房之上被出了一阵美丽的。-

-  “啊!你们要待龙儿么?不要待龙儿了!来龙儿吧!你们来龙儿吧!”小龙的声音含了望,只是触手怪明显并不准备如小龙所愿那样立刻的她!
-
-  好几只触手飞到小龙的周围,不是打她的,就是打她美丽的后背和房。-

-  一阵皮鞭声响起,小龙娇媚的叫声也响彻这片天空。
--
触手怪看到小龙的体已经渐渐因为自己的打泛起了粉红的颜,便停了下来。而一只绿的触手率先的冲到了小龙的双腿之间,一下子就了进去。
--
被绑在半空之中的小龙惊叫一声之后,就发出了足的叹息声。
--
(终于…终于进来了!呜呜呜!龙儿和自己的孩子伦了!好刺呀!真是太舒服了!这触手比他们的父亲还厉害!啊!触手上不但有大量的凸起还会不断的…不断的动膨和收缩…呜呜呜!好舒服!啊!他们…他们在分泌东西进我的体!是么?还是…还是药?啊!我的体!我的体,更想要了!一定是药!难道…难道我的体还不够荡,还不够让我的孩子意么?呜呜呜!小好充实,它们…啊!又进来一只!两只一起我的小,要裂开一样!啊!不要了!不要了!不要一起进小…啊,三只了!)第一支触手怪刚刚进入小龙的体,就立刻分泌出大量的药,而其他触手也想挤进去,但是小龙的不足以容纳这么多触手,最终也仅仅只有三只触手同时入了小龙的。-
-
但是,小龙可供入的不仅仅只有,她的后庭马上也被入了两只触手,而她的嘴尽然一下子涌进了三只触手,沿着不同的边缘探测进了小龙的食道,并在狭小的食道中着!整个过程小龙都在不断的窒息和呕吐的觉中度过,她的快很快就取代了痛苦,不断的到来了,她的脑袋一下子就彻底混了,真的变成了一只只知道的畜。 -

--
第20章
-
-  随后,小龙的房也被两只触手玩起来了。它们不同于拂尘那般直接入,而是伸展出一朵小花一般一下子扣在了小龙的头之上,然后拼命的。
--
这还不够,又有两只触手分别盘上了小龙的房,不断的盘旋挤小龙的房,让它变化成各种形状。而这个时候,那朵小花之中,伸展出无数的小针,一下子刺入了小龙的头晕之中。而这个时候,即便是这样的剧痛,也只是让小龙睁大了眼睛,而没有挣扎,因为屏蔽了大量的痛苦,而不间断的快让小龙一次次追逐更强烈的。-

-  也许是觉得小龙这样的痛苦,或者说这样的快还不够。又有两只触手袭向了小龙。它们的目标分别是小龙的蒂和道。
-
-  如同对付头一般的小花朵,一下子就罩住了小龙的蒂,而另一只则毫不怜惜的刺入了小龙的道,开始毫不怜惜的!-
-
大量的痛苦不断的积累,快却如水般迅速消退,药主宰着小龙的大脑,但是短暂的理智竟然神奇的在小龙的脑海中产生了。-
-
(啊!我要死了么?怎么会这样!我…我…啊!好痛苦!好痛苦呀!快要消失了,为什么我现在只有痛苦!好难过!救我!救我!啊!龙儿要死了!-

-  好难过!过儿!过儿!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是药的关系!啊…)小龙的思维一下子就中断了,因为所有的触手在同一时间分泌大量的,而这些很快就注了小龙的体。
-
-  “师妹,你不奇怪为什么那些药,竟然会失去效用么?这次的不再具有生殖功能,它们的作用是为了软化食物!呵呵!也就是说,它们准备吃掉你这个母亲了。至于药,因为你马上就要成为食物,而有正常思维的食物,会更有价值。哼哼!”李莫愁看着被不断注入小龙笑着说道。
-
-  “你们触手怪还真的讲究,配合的天无嘛!”李莫愁等待着一会儿血腥的画面发生,她觉得自己的复仇过程真是完美。-
-
(要被吃掉了么?可是,我已经死了啊!怎么回事?难道…难道说魔物能让灵魂为它们生殖,也能噬灵魂么?我…不要,我不想…啊!我彻底消失掉么?龙儿…龙儿再也见不到过儿了!过儿!)结束之后,触手怪就开始收回自己的触手,而同时被收回的还有小龙的体。-
-
这个时候的触手怪,已经达五米,长宽也有三米了。
--
史莱姆形态的触手怪的体突然之间裂开一个口子,而小龙的体被稍稍加以折叠就被拽进了触手怪的这个体之中。-
-
(要死了么?要彻底的消失了?过儿!我错了!我真不应该来这里!如果…)小龙的意识渐渐模糊,大量奇怪的思想一下子涌入了她的脑海。她看到了自己被触手怪一点点吃掉,一点点的分解掉,然后看到自己的体消失,然后留下的只有一滩如同分辨一样的东西。
-
-  触手怪在吃掉小龙之后,当然不会足,它转瞄准了场中的另一个美。
--
李莫愁看到这个家伙的样子,就知道对方打什么注意。-

-  果然,触手怪以近乎闪电的速度分离出大量的触手,企图向困住小龙那般困住李莫愁。
--
但是,这个时候的李莫愁可不是小龙那种任人玩的体。她动的很快,也很简单。
-
-  李莫愁手中的拂尘不过轻轻一摆,然后拂尘的尘须立刻分成五束,然后闪电一般向了那只巨大的触手怪。-

-  第一只尘须束便碎了数条触手,第二只尘须束便中了巨大的触手怪,触手怪一阵剧烈的抖动似乎要裂开一般,但是,它还没有来得及挣扎,第三只尘须束也中了它,它的体彻底崩裂,而第四只尘须束则将触手怪一下子了个粉碎。
--
不过,这还没有结束,触手怪也没有死掉,变成一盘散沙的触手怪,迅速向四面八方逃窜,而第五只尘须束没有继续下去,而是分裂出数十尘须,分别击中了逃跑中的小触手怪,无一落网。-

-  “嗤…哗!”-
-
数十个小触手怪如同飓风中的沙雕一般变成了一地的粉尘,进而彻底消失不见。最终,留下的不过是一滩粪便。-

-  李莫愁手持拂尘,淡淡地说道:“你不忍心?”拂尘没有回答,也不敢回答。-
-
“你知道就好!如果,你有能力反抗的话,我不就是你砧板上鱼了么?”李莫愁说完,就看了看那摊粪便。-
-
“治愈她!别忘记加上药!我还想继续玩玩她呢!”李莫愁嘴角洋溢的冷笑无疑预示着小龙的厄运仍然没有结束。-

-  李莫愁臂弯之中的拂尘果然不敢抗拒李莫愁的要求,它飞快的伸展出无数的尘须将小龙再次包裹起来。也许是这次小龙体的损伤实在太厉害,或者说她已经没有所谓的体了。拂尘也用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将小龙的体修复好。-

-  当小龙再次破茧而出之后,她的体已经恢复到完美的状态,唯一不同的是此时的小龙脸仍然泛着人的酡红,显然那些药已经开始在她的体里散发出作用了。
--
“师妹呀!被自己的孩子们的觉如何?”李莫愁看着跪在地上的小龙笑着说。
-
-  小龙用力地摇了摇头似乎想要恢复一些理智,只是她的脑子仍然混沌的厉害,只是毕竟是刚刚修复的体,她的神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
-
“师姐!你…你玩够龙儿了么?可…可以放过龙儿了吧?”小龙努力让自己卑微一些,希望自己的师姐能放过自己。-

-  只是,李莫愁显然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小龙。她笑着说道:“呦呦呦!你想的简单!师妹!你是没试过被万针刺心的觉呢?我告诉你,我试过!我临死之前,被无数的情花刺刺中,那种体上的痛不算什么,但是情花发作之时却让我比死还要难过。”“师姐!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你不懂!你本就不明白,你从小就被师父护,还未出谷就遇上了杨过。他有那么你,对你也足够专一,你本没有受过这样的痛苦。”李莫愁愤恨的说着。
--
“不!师姐!不!不是的!师姐,我在绝情谷下被困了十六年,那种滋味师姐你不知道。我也知道那种痛苦。过儿对我痴心一片,他不在乎我曾经经历的种种,不在乎我先他而老,更愿意为了我而放弃尘世中的一切。我明白这种的好,也明白失去这种的痛苦。师姐,你放下吧!也只有放下才能投胎,才能再得…啊!”小龙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觉神一阵震荡,两眼一黑就昏了过去。-
-
“想不到,你竟然会这个时候出手!你就不怕我不放她离开?”李莫愁笑着说道,只是周围没有一个人,也不知道她是说给谁听。-

-  “师伯!何必如此呢?龙儿说的没有错,投胎是师伯最好的选择,只要你肯放下,你的下一世一定能遇上一个让你意的夫婿的!”周围的一片浓雾之中,一个平静的男声传出来,、。而会叫出这样的称呼的只有一个人,就是杨过。-
-
“我说过,我想做男人,想做可以玩人的男人,我觉得现在很好!”李莫愁似乎是为了坚定自己的心,她握着拂尘的玉手更紧了几分。-

-  “师伯,你别骗自己了!仙人当初和你说的很清楚了,这个法器并不是普通人能够驾驭的了的!也许,现在你凭借自己的内力可以驾驭它,但是以后呢?它不断的取你的内力,而你待别的人,别的人,她们的受就不断的传到你的体里。这样早晚有一天你会和你待和的人一样,被火埋没的!到时候,你手中的法器一旦反噬,师伯,你会变成怎样?”那声音仍然很平静的说着,只是杨过却一直没有现。-

-  “哼!你这个家伙被戴了绿帽子还能这么轻松的说话,真是难得。”李莫愁的话语之中充了揶揄。但是,这样转移话题,也印证了杨过的话,她本无法反驳。-
-
杨过没有继续劝李莫愁放弃报仇而去投胎,他仍然用很平静的语气回答李莫愁的问题。“龙儿是为了我才自愿到这个地方的。当时,我被仙人制住,完全不能阻止,我又有什么资格生龙儿的气呢?”“哼哼!说的真好听!好像,真不生气一样!看到那么多人轮玩你的人,你就这样放得下?告诉你,这还没有结束呢!一会儿台下那些男人会继续玩她,而且赵志敬恐怕会想出更厉害的方法玩她,至于尹志平,他肯放小龙离开么?”“我想这应该不在师伯关系的范畴之内。师伯,如果您不想自己的明天变成龙儿今天的样子,还请师伯离开此处,将那拂尘还给仙人,然后去投胎吧?”李莫愁想到了自己来生所要经历的一切,不禁在内心之中产生了一莫大的恐惧。她颤抖着说道:“投胎?投胎!你只知道劝我去投胎,你可知道我下一世是什么样子的?”杨过没有说话,他确实不知道,但是在他看来,在凄惨的人生也要比李莫愁在司狱之中依靠仙人的法宝其他人,然后等到一天被法器反噬自来的要好得多。
-
-  “过儿不知道师伯会经历什么,难道真的比被法器反噬沦落成那兽繁殖的工具甚至是养育幼体的食物更糟么?”杨过的声音越来越沉重,也越来越急促,显然他很怕李莫愁现在做出一个错误的选择,以至于让她和自己的人一起永远沦落在狱之中。
--
李莫愁没有直接反驳杨过的话,她自顾自的说道:“我这一世,虽然遇上自己挚之人,却不料他竟始终弃,虽让我报了仇,却本不足以平了我心中的恨意。在展元死了之后,我一心只想能在武道之上有所突破。可师父最终还是将古墓派绝学倾囊授予我这个师妹。到了最后,我死于情花海中,绝情谷下。终这一生,我都是一个处子,虽然做了些许恶事,但是却未曾失。但是…但是,我没有想到我的下一世竟然会变成那个样子!”杨过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听着李莫愁继续说着。
--
“下一世,我同样有着绝世之容貌,却生于贫困户之门,绝世的容貌没有带给我一个好的婚姻,好的归宿,却让我沦落至青楼教坊之中。歌舞娱人也就算了,可最终逃不过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万人尝的结局。呵呵!想我李莫愁这一世纵横天下,未曾被任何事束缚了手脚,却没想到…下一世竟是被人束缚了手脚夺取了清白!这真是…真是报应么?”李莫愁说到此时,竟然双眸之中下了些许泪滴,想她向来是个铁石心肠的子,若非真到伤心绝的地步,怎么会轻易下眼泪。-

-  “师伯…”
--
杨过本是要劝一劝,可是话到嘴边却如何也说不出口,对于李莫愁这样的子来说,下一世那般境遇,确实凄惨。更重要的是,仙人竟然让李莫愁接受这样的经历,而且让她亲自去选择是否接受。
--
李莫愁泣了一番之后,继续说道:“这还不算!青楼之中留的姓名,万人之中翩翩起舞,绫罗绸缎尽皆取来,朱钗美玉不过小礼,我那青楼中的子攒下万贯家财。可我终究是个人,总要寻个依靠。我不信商人,觉得他们待我老去之后,便会将我卖掉;我不选官宦,觉得他们家有大妻难能荣我,时已久我的命都是堪忧;我选了一个落地的士子,觉得只要对我好,财富尽皆予他,两人山林之中吟风啸月也是自在。只是,不想还未等我将财富展于他的面前,他竟然就要为了些许薄财而将我卖于他人!他怎么能够?怎么可以?”李莫愁的话音到此变停住了,进而开始凄厉地哭泣。
-
-  杨过没有说话,他觉得李莫愁情向来刚烈,如果她真的执意不接受这样的来世,恐怕自己的龙儿就真的要永远的沦落在这司狱之内了。-
-
“师伯,有没有什么办法帮你改掉这来世的宿命呢?”杨过想了想如果想让李莫愁答应恐怕还是要拿她的来世来换。
-
-  李莫愁没有说话,只是一边泣着,一边摇着头。-
-
看到这幅情景,向来足智多谋的杨过也束手无策了,就算尹志平可以放过龙儿,可李莫愁不点头,不离开那也是枉然。
--
不过,杨过突然想到一件事,他说道:“师伯的来世虽然凄惨,但…但向来,再次轮回总会有一个好的世了吧?不如?不如过儿去给你问问?”李莫愁听到了杨过这番话,突然想到下一世不过二十几载,若是之后能有一个好的世,咬咬牙过去,也许还是可以的。只是,她也觉得自己能在下下世头一个好胎的可能并不太想到这里,李莫愁又恢复了冷漠的样子,说道:“看不出,你这鬼头鬼脑的,竟然和那些鬼差这么快就混的了!竟然还能打听这些事情!”“呵呵!师伯,我反正是要喝孟婆汤忘掉的,他们就算告诉我,我也改变不了什么!师伯,那我就去给你问下吧!至于龙儿…”杨过想请李莫愁暂时不要再折磨自己的人,他实在不愿意让小龙再承受多余的痛苦了。-

-  李莫愁知道他的意思,她只是淡淡的说道:“放心,你回来之前,这浓雾不会散,尹志平和赵志敬也找不到小龙的!”杨过没有再说话,声音消失之后,便没有再响起来。
--
李莫愁却走到了小龙的边,蹲下子,伸着手去抚摸小龙的脸颊。这个时候,药已经发挥了作用,小龙酡红的脸颊一片滚烫,子似乎也格外,没有受到任何刺的小这个时候已经一片荧光了。
-
-  “你真幸福!有一个这样的丈夫!”
-
-  李莫愁将手收了回来,自怨自怜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想着自己的容貌不下于自己的师妹,只怪自己错一人,却让自己耽误一生,若真是生前作恶太多,而让自己的来世受尽苦痛其实也并非难以接受的事实。只是,那结局实在太过凄惨了!-

-  “投江么?想不到前生死于火中,来世死于江中。真是…”李莫愁梦呓一般的说着。
-
-第21章
-
-  杨过没有去多久就回来了,而他带来的答案竟然让李莫愁颇为意外。-

-  李莫愁看了看手中执的拂尘,又看了看躺在那边不断扭动着体的小龙。
-
-  “她的药还没有解除,我如果就此离开,她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平息自己的心。你怎么办?”李莫愁问道。-
-
“这点就不劳师伯担心了,看来师伯是选择去往生了?”杨过笑着说道,虽然很是开心,但却不敢表现出来,因为李莫愁为人古怪,前世又过于坎坷,杨过担心自己真表现的太开心对方兴许会反悔。
-
-  李莫愁轻哼了一声,说道:“哼!当我不知道第三个评判是谁吗?”李莫愁说完变舞动拂尘解除了周围的雾,而她也自觉地解除了拂尘下的禁制。
-
-  **-
-
“啊!出来了!出来了!”还是那个台,被重塑形的小龙再次出现在了狱的台之上。而她甫一出现就引得台下众人一片呼。
--
“尹师弟!你看!看来另一个评判已经玩腻了小龙了,你可要小心。要是另外两个评判都让小龙过关,那你是最后一个可以把她留在这里的人了。”赵志敬指着重新出现的小龙对一旁的尹志平说道。
-
-  尹志平没有说话,因为他其实有些厌倦了,这狱之中固然可以让自己近乎永远地占有小龙,但是时间越长,他觉自己越空虚。
-
-  尹志平不愿再看赵志敬玩小龙,但是他也没有试图阻止,他只是独自在台边上的那个太师椅上闭着眼。
-
-  赵志敬走到小龙的旁,刚想试了试小龙的鼻息,就自嘲的一笑,说道:“都是死了的人了,难不成还真能再死一次?”赵志敬蹲在小龙旁开始不断刺着已经昏的小龙,两只手不断攻击着小龙的地带,试图用这种方法唤醒小龙。-

-  小龙在赵志敬的刺下竟然真的悠悠转醒了,只是她的意识有些模糊,眼神很是空。可是当她勉强看清眼前的人是赵志敬之后,她还是不由的庆幸一番。-

-  也许,只要不是那个和待自己的怪物,她都会乐于去面对。-
-
“你这母狗跑到哪里去了?”赵志敬戏的笑着。-
-
小龙虚弱的息着,还不等她回答,体内强烈的就让她有些承受不住。她张嘴言,可是当她想说出刚才的经历的时候,却怎么也说不出。小龙并没有哑掉,只是真的说不出刚才发生的一切。-

-  “怎么不说话?”赵志敬看小龙不说话,有些恼怒,捏着她房的手掌也开始用上了力气。-

-  小龙痛的双眉微微的皱了起来,尝试了半天,也只说出一句——“我说不出!”赵志敬这时也猜到兴许是那个评判施了什么法术让小龙不能将那些事情讲出来,于是便放弃询问小龙,开始专心玩这个神。-

-  没等赵志敬怎么拨,体内药发作的小龙就来了情,只见她双眼茫,却要婉转承的模样,赵志敬就来了兴致。可当赵志敬提枪上马将自己的入小龙那泥泞的小之后,才发现此时的小龙已经和方才大大的不同了。此时的小龙不但技超,而且已经不能被他到失神了,甚至那不断收缩的已经是赵志敬不能抵抗的了。赵志敬拼命的抵抗的觉,但是被他在下的小龙却亢的开始耸动,开始合赵志敬。赵志敬想着要出自己的,但是那紧致的小仿佛死死的咬住了他一样。
-
-  “啊!”赵志敬不甘心的苦哼了一声,便将一注进了小龙的体。-

-  而这个时候台下本来还想继续看着好戏的一众人不由大声表达了自己的不,毕竟刚开始的戏还没个百十回合竟然就结束了。
-
-  赵志敬很不甘心,不仅仅是因为被小龙轻易的的了,更因为这代表了小龙可能很快就要通过尹志平这一关的考验了。虽然,尹志平不会亲自首肯小龙的通过,但是按照他们当初和那个仙人的约定,一旦清纯的小龙变的荡无比,且能轻易征服两人之后,这一关就自动算通过了。-

-  赵志敬当时以为这清纯的小龙是怎么都不可能变的多么荡的,更可况他认为以小龙的体质,肯定不能像那种千人万人肏的婊子一样,变的十分耐肏的。-
-
赵志敬可不是尹志平,他可不想离开这狱,因为下一世开始他就要堕入畜生道,轮回九世才可能转生他道。
-
-  赵志敬当然不知道小龙体内还有刚才药的残余,所以现在的小龙的要比平时强烈的多。-

-  赵志敬跑到尹志平的边,对他说道:“师弟,你看这妇,竟然…”还没有等赵志敬说完,他就发现小龙竟然爬过来拉着尹志平的脚,求着两人继续她。
--
“这还是那个你么?”尹志平睁开眼看了趴在狡辩的小龙一眼然后苦笑了一声,接着便又缓缓地闭上眼睛。
-
-  “别…”赵志敬惨叫一声,可还没来得及说别的,就看到尹志平如同一阵烟尘般消散。-

-  “都怪你!”赵志敬转过,抓着小龙的头发,开始恶狠狠地骂她,怎么难听怎么骂,完全看不出任何一点点前世全真道人的样子。-
-
只是,无论赵志敬怎么骂,他都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
--
在赵志敬背后那虚空中伸出两条乌黑的铁链,从左右死死的捆住了他,紧接着就是一扯,将赵志敬扯那片虚无中。-
-
那的台在两人消失之后彻底的垮塌了,周围拥挤的人群一下子就涌了过来,像是一只只饿了许久的恶狗看到美味的排一样。-
-
瞬间的巨变让小龙很快清醒了一些,她惊讶的看着周围的情景,没有赵志敬也没有了尹志平,她隐隐知道自己已经通过了两关的考验。可转瞬间她看着周围的情景,便觉得有些恐怖,因为周围一下子用上了数十人。-
-
这些人都是死了许久的灵魂,有饿死的乞丐,有被杀的旅人,有死于战场的宋军,也有死于战场的蒙古兵。无一例外,他们贪婪的想要小龙这个绝世美人。-

-  最先摸到小龙的竟然是一个面容枯槁的老人,也不知道这个老人是怎么到的曹地府,只是看他残破的服,瘦的快要了人形的模样小龙猜测他可能是被活活饿死的。
-
-  “不要!不要!”小龙烈的挣扎着,想要摆那个老人的纠。-

-  虽然方才小龙的体还残留着一些药,但是一系列的巨变让药物的影响愈发的减小。以至于她看到这种模样恐怖的死鬼都要来自己,就开始拼命地反抗。-

-  她用力的踢着双腿,想要将那个试图爬到自己上的老人踢开。可是,几只肮脏的大手抓住了她赤的小腿,小龙“呀”的叫了一声,想要挣。可这时几个陌生的人又先后在各个方向扑了过来。-

-  小龙来不及分辨他们的面容,只觉得他们都有充了血的通红的眼睛。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赤的小龙的反抗渐渐的变的无力。周围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的力气在试图困住她,试图撕扯她的体。-
-
仅仅是她的手臂就被四五个男人死死的抓住,她的双腿也被几个男人抱住,这让她一下子就被架了起来。-
-
“啊!”被架在半空的小龙发出一声惨叫,因为一陌生的茎一下就入了她下毫无遮挡的小。
--
虽然小内润泥泞,但是小龙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痛苦。-

-  “我…啊!我…”小龙凄惨的叫着。-
-
“这是为什么呀?我已经通过两个评判的考验了!第三个呢?第三个呢?”小龙痛苦的想着。她可以任由尹志平再次将她,可以忍受赵志敬的百般凌辱,可以承受不知名的怪物用各种古怪的方式折磨她,甚至只要赵志敬吩咐,她可以和陌生人媾,可以给仇家下的口,但那是因为她要通过这狱的考验,她要和杨过长相厮守。
--
可是,现在呢?-
-
小龙再次莫名其妙的被陌生人了,他们肮脏不堪,他们举止恶心,而且人数众多。-

-  小龙体内的药开始迅速的衰退,这让她更加痛苦,她现在宁可昏过去也不敢面对这样的情景。-

-  小龙睁开了眼睛,她看到着自己的就是刚才那个肮脏瘦弱的老人,他现在在别人的帮助下已经成功的侵入了自己的体。-

-  “好紧啊!不愧是绝世美人,被那么玩过之后,仍然这么紧!”老人一边动着茎,一边笑着说道。
--
“唉!你可快点,虽然我们输给你了,也就是承诺让你搞第一炮,完之后赶紧去投胎!”也不知道哪个男人这么说道。
--
老人笑嘻嘻的点头,说道:“放心,我上辈子从来没有肏过这么好的,这次做鬼可算风一会了!”老人的模样和恶心的举止让小龙一阵阵的反胃,她的体扭动的更剧烈了,可是老人不但没有怨言,反而还很享受小龙这种无关痛的反抗。
-
-  “我最喜你这么扭了,真是紧呀!刚才,你不是求着那个道士肏你吗?-
-
现在爷爷肏你了,你应该谢谢爷爷啊!”那个老人一边肏着小龙一边戏着她。
--
“啊!”小龙本想反驳,可是一坚硬的一下子就抵住了她的后庭。-
-
“不要!不要!”小龙挣扎着不想让后的男人侵犯自己的体,可是这一点用都没有!
--
“唔!”小龙还没有来得及有别的动作,一张巨臭的嘴就吻上了她的双,正是正在她小的那个老人。-

-  小龙嫣红的双美如花瓣,老人的乌黑双皱如树皮,两人吻在一起给人的冲击力非常强,直接让周围的男人的鸟整整大了一号。-

-  “美人,我们知道你喜被人干,喜被人,刚才你消失的时候,我们可失落了。现在,你又出现了,我们不会让你再难过了,你上每一个都不会闲下来的。”正在用茎顶着小龙后庭的男人,在小龙的耳畔说着,一边说还一边用舌头轻轻舐着小龙的耳垂。
-
-  那个男人说完,小龙就觉自己的后庭一下子就被侵入了。
-
-  老人的双终于离开了小龙的嘴,因为他快速耸动着似乎随时都要了。-
-
小龙此时就像一直上了岸的鲤鱼,长着嘴死命地呼着。
-
-  “啊!我要了,这个小真是太紧了!一点也不想被人狠肏过的!”老人一边慨着一边做着最后的冲刺。
--
“不要了!不要了!”小龙扭着头,徒劳的闭上了眼睛,她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嘴,似乎不想呻吟出来。
--
可是老人快速的动还是带动着她的体不断的合着,似乎小龙的体真的很想接受这个陌生人的。-
-
“啊!”老人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声。-
-
小龙的道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变得非常了,她似乎清晰的觉到自己的小内注入的。
-
-  老人还想着在小龙体内在停留片刻,只是另一个男人一把把他推到了一旁,将自己的茎重新入了小龙的小。-
-
就这样,小龙不断的被人入小和后庭,她也似乎认命一般不再反抗,甚至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声。虽然这样的声音称不上有多么愉悦,却绝没有什么羞涩的觉,而小龙即使被架着前后承受两只茎的,仍然会不自觉的兴奋地扭动着。
--
“真是一个荡妇啊!”周围很多的男人都发出这样的赞叹声。-

-  而小龙听到这些声音也觉得十分沮丧,此时的自己哪里还有间那种冰清玉洁的样子。-

-  这曹地府的狱聚集的魂自然都是好之徒,而且很多都是不得好死的,他们看着小龙这个绝尤物,自然各个大发,除了不得不去投胎的倒霉鬼之外,每个魂野鬼都想不断的干她,且没有一个野鬼想着只干她一次。-
-
小龙自然也知道自己的下场,她已经不指望能和杨过双宿双栖了,她现在只想离开这里,只希望杨过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或者是他知道这些也不要怪她。
--
周围的男人见小龙已经不在抗拒,也就将她放了下来。他们让小龙摆出一副母狗挨肏的样子,然后一个人从下面肏她的小,一个在后面肏她的后庭,而出来的人则让小龙用小嘴帮他们清理站着和水的茎。
--
一茎在小龙的体里出了,一茎又接替前者,让小龙的和后庭得不到片刻的休息。小龙不知道清理了多少粘着和自己水的茎,只是觉得自己的小腹越来越,似乎子和肠道都被陌生人的了一样。
--
小龙已经不知道了多少次,只知道每次的间隔越来越短,脑海里的想法也越来越荡。起初,小龙抗拒,到恶心;之后,小龙默默接受,忍着恶心;再之后,小龙试着合,也渐渐适应了陌生人的口水和。现在呢?小龙竟然已经学会默默的享受了,甚至她希望他的人的更大一些,力量也更凶猛一些,对待自己也更暴一些。-
-
“过儿…龙儿已经离不了这狱了!就…就让龙儿…龙儿死在这里吧!你去…你去投胎吧!过儿,龙儿对不起你!就让我在这狱中为我的愚蠢…赎罪…让我被他们吧!原谅…原谅龙儿!”小龙心中默默的想着,似是要绝望地哭泣,也似是放弃后的释然。
--
“喂!龙侠,你可还记得我吗?”小龙睁开蒙的眼睛,看到一个异族打扮的男人。小龙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蒙古人。-
-
小龙沉默的摇了摇头,后的速度越来越快了,显然她的男人又要出来了。
-
-  “嘿!我这样的小兵果然不是龙侠能记得的。当年龙侠在襄城外大发神威,可是杀了我们不少兄弟。我在这地狱中恋栈不去,就是想等着龙侠。本以为只能当面骂你几句,没有想到现在还能好好干干你,顺便给那神雕大侠戴上顶绿帽子,也不枉我在这曹地府做了几十年的孤魂野鬼了。”那蒙古兵自说自话,却见小龙没有任何表示,不禁有些失望,不过他着小龙双的一对手掌却越发用力了。-

-  “嘿!你不说话,看老子把你的子捏爆!”蒙古兵说完之后,手上的力气更大了,小龙的一双美在男人手中不断的变换这样子,只是颜由白到红显然承受了不小的力气。-
-
“啊!”小龙终于有些承受不住了,她在也忍耐不住体的觉,终于又亢的叫出了声音,只是她的双在别人的蹂躏下不但没有觉得痛苦,反而还有十足的快。
-
-  “子!龙儿的子…好舒服!好舒服!”后的的速度已经到了极点,小龙也被推上了快的峰,不单单是小内的快如,连她的后庭在夸张的下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快,她不禁开始呻吟和乞求“大力些,大力些…龙儿要来了!龙儿要来了!”-
-
“哈!真是个荡的婊子!被肏眼也这么舒服吗?”小龙后的男人兴奋地叫道“要了,要了!想不想被老子打种?想不想被老子肏烂你的眼?”
--
“要…要!龙儿…龙儿想被肏烂眼!啊!”
-
-  “你的呢?想不想也被肏烂?”小龙下的男人耸动着体,一边着小龙的美一边调笑着说道。-

-  “想…也想!”小龙已经有些失去理智了,或者说是失去本心了。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对小龙的轮终于停了下来,她已经被累的趴在了地上,而她的小和后庭已经因为烈的轮而变得红肿不堪,而且不断有白花花的从两个中涌出来,可见她被入了多少的。-

-  小龙的双也好不到哪里去,似乎是因为过度的口和舐茎使得小龙娇的双显得微微有些红肿,她的嘴上也挂着很多白花花的,显然不仅有人让她清理,也有人让小龙口。
-
-  而小龙的息散发出来的味道也甚是难闻,不但有和水特有的腥臊,也有着特有的臊臭。-
-
“喂!你们这群人谁往我们龙侠嘴里灌了?”最后一个让小龙清理的男人捂着鼻子对周围的人大叫道。